荆棘之路不会孤独

发布时间: 2016-01-22
阅读次数:

“战争开始了。”黄焖鸡米饭老板眼神游离,飘忽不定。他一屁股坐在收银台的凳子上,脸一直朝向窗外,不知在向谁说话。窗外下着大雪,夹杂着以往第一场雪不应该有的寒冷。

我并没有在意老板怪异的举动,当时我正在看菜单,今年在上海的最后一顿饭,吃完就起身回老家过年了。好长时间没吃顿好的了,我寻思着这次给自己打一打牙祭,即使花50块钱我也在所不惜。事实上,50块钱已经在我兜里准备好了。

“老板,来份黄焖鸡,大份、千张、不要辣”我往手上使劲哈了哈气,“再......再加两个卤鸡蛋。”今年的大寒潮来的太突然,气温太低,外边天寒地冻,我想为自己补充补充营养。既然打牙祭,就要打的到位。

老板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,甚至没有注意到我进店,他坐在收银台上一动不动,目光依旧朝向窗外。

窗外,似乎有他的秘密。

我有些不快。强打着礼貌,又提了一次我的要求。

老板这才把目光转向我。他看了我一眼,便起身去了后店,不一会儿就端来一口大锅,满满的一锅黄焖鸡。

“你这是?我身上只有50元。”我有些惊讶。

“不要钱,随便吃,吃完了里面还有一锅。只想你吃的慢一些,我想找人说说话。”

这笔买卖划算,我点点头。

他把大锅往桌上一扥,坐在我对面。“战争终于开始了。”他又缓缓说到,语气中带着凝重,说完又把目光转向了窗外。

“什么战争?”他这么一说终于激起了我的好奇。

“看到了吗?”他脸都没有转向我,只是往窗户方向颔了颔首。

“大雪?”我疑问到,说完夹了一大块鸡肉塞到嘴里。

“再往远处看。”他又伸手指了指。路对面有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铺,安装工人们在有条不问地进进出出,“看到了吗?”

“有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铺”,鸡的汁水在我齿间四溢,我含糊说到。

“再仔细看看店名”,老板点燃了一只烟。

“华...华莱士。”我的味蕾在鸡汁的刺激下似乎获得了罕有的快感,连说话都颤抖了起来。

是一只好鸡,我内心暗暗赞叹。

“他们为什么要在这寒冬里装修?你看,那些员工们脚步还那么匆忙。”老板在循循善诱地引导我。“你看这满天大雪的,工人们的出工费也要多给不少啊!”老板继续说到。

这么一说似乎非常有道理,我停止了咀嚼。

“要多想。”老板继续引导我。

“难道是?”

“没错,掩人耳目!”老板勒起拳头对桌子轻敲了三下,如警钟一般敲开了我的疑惑。

“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“华莱士不是一般的店,她是台湾大中华军情局的下属机构,负责对大陆在校大学生的渗透工作。为两岸的长期对抗作准备。”

“我的天!”我震惊了,被这事情的真相所震撼。

“你说话是要讲证据的。”我还有些怀疑。

“听说没有,泛蓝失败了,蔡英文胜选了。”老板小声地向我说到,似乎在告诉我一个秘密。

我把锅端到一旁,正襟危坐,比刚才严肃了很多。我知道,眼前这位老板绝非常人。

“所以说战争开始了。”他猛吸一口烟,缓缓说到,“等了这么多年,它还是来了。”烟从他鼻子里慢慢溢了出来。

我又仔细观察了老板,饱经风霜的面容,眼角爬满了深深的沟纹,脸侧还有一道两寸长的疤痕。手上的老茧厚的不像是一个老板。

“那这些内幕你?”

“知道全国有多少家黄焖鸡米饭吗?”他反问起我来。

我摇摇头。

“12487家。”老板特地加重了语气。

“这还是上个月的数据。”他又补充到。

“这么多?”

“你以为黄焖鸡是为了赚钱而开遍全国的?你用脑子想想”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“按常规商业力量,两年内哪能开这么多店。”

“你是说?”我惊愕到了。

“实话告诉你,黄焖鸡米饭隶属于总参二部。在全国各地区都有分布,目的就是与台湾方面的渗透势力进行对抗,其中对手之一就是华莱士。”老板一拍桌子,像宣誓一般告诉了我这个惊天秘密。他的身上似乎散发出万丈光芒。

能想象出我当时的表情吗?嘴巴张得大大的,半天没能合上。

“可是我也没看到华莱士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,他们家的汉堡口味还不错,价格也很公道。。。”我还是有些疑惑。

“你没听说上半年苏科的厕所投毒案?还有暴打路人甲事件?”

“都是华莱士干的?”

“孺子可教也。”老板反过来赞叹我一番。

“实不相瞒,那位路人甲就是我。当时他们正要有所行动,幸好被我及时阻止了。”老板又露出了那苍茫的眼神,目光直视远方。

“老板,那你脸上的疤痕......”我竟有些心疼老板。

“哈哈,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。我年轻的时候在南疆当过兵。”老板哈哈笑到,“更何况,能保护学生们的安全,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啊!”

我有些崇拜他了。

“话说回来,现在的大学生们也不容易啊,特别是那些“学渣”们。”老板感叹到,“事实上,大陆根本就没有“学渣”!”

“没有学渣?那他们?”

“都是幌子!为了迷惑台湾方面的敌对势力”老板又补充到,“国家在下一盘大棋。”

“幌子?”

“你看他们打游戏,哪一次不是含着泪打完的;每次考试,你以为他们真的不会写吗?”老板表情悲戚,“他们只是装作很渣的样子,让敌对势力误以为我们新一代很无能。”

“我理解那种可为而不能为的感受,他们付出很多,他们是社会的英雄啊!”他表情悲戚。

我哑然了,原来他们身上肩负如此重大的使命。他们的担当,一切是为了这个国家啊,我为自己以前对他们的鄙视感到蒙羞。

“荆棘之路我们不会孤独。”老板猛的站立起来,激动的用唱腔诵道。

“老板,能给我一支烟吗?”我试着抽起了人生第一根烟。

紧接着,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,我在思索我的前世今生,以及,来这个世上的意义。

“一个小小华莱士,一锅端掉就好了,为什么要如此大动干戈?”一阵冲脑的焦油味把我拉回了现实,对于这一点我还是略有不解。

“事情比你想象的还要黑暗。”老板自己也点燃了一根,缓缓说到。“你可能有所不知,赛百味最近又扩张了,知道他的后台吗?英国军情六处的;肯德基,美国联邦调查局的,最近也蠢蠢欲动了;还有新疆大盘鸡,实际上是伊斯兰国的情报组织,当然这个组织隐藏得很深。”老板感叹,“不能这么鲁莽一锅端啊,这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”

“知道为什么四次熔断吗?宝能系哪来那么多钱收购万科?。。。他们已经有所行动了!”老板继续补充到,“借着这次世纪大寒潮,国外敌对势力打算给我国最强一波。”

流感鸡汤的烟雾缭绕下,一件件事实真相摆在我面前,把我的陈旧的世界观冲击的支离破碎。我一直以为天下天平,现在才知道冲突才是真相。我就着锅口猛喝了一口鸡汤,希望这一切只是幻象,但窒息的咸味又把我拖回现实。

屋内一片寂静,两人相视无语,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。

“我们也没有太过悲观。老大哥沙县小吃已经有所行动,他们已经进军台湾了;还有帝吧,最近也出征facebook了。”老板故作轻快的安慰我,试图打破悲戚的氛围。

“老板,我吃好了。这50块钱你还是拿着吧,你一个人也不容易。荆棘之路我们不会孤独!”我站起身子向这位平凡而又伟大的老板敬礼致意。

拖着沉重的步伐,我走到了店外。依旧是鹅毛大雪,外面的世界银装素裹。我知道,夹杂这暴风雪,国外敌对势力的最强一波即将来临。

我不能置之不理!

便转身去虹桥买了一张上海到台北的机票。飞机上,我心中默默地念到:“荆棘之路不会孤独!”

上次更新: 2020-02-14